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

唐门千金:太子请吃药

正文第22章 故友新交

[更新时间] 2018-09-14 20:00:01 [字数] 3146

话已说尽,唐靖书也起身告辞:“殿下,今日烦扰殿下多时,草民不敢再贪留,也请告退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凌轩看着他,笑道:“唐掌门若无急事,我有句话想问一问你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靖书恭声道:“殿下请问,草民定知无不言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凌轩微微一笑,问道:“青语姑娘的生母是谁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靖书心里一惊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无妄阁外,又跟着老太太吃了一顿大餐的唐青语摸着肚子在发呆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老太太虽欢喜她回来,但到底身体有恙,服了药后便有些撑不住。唐青语也有眼色,利索地告辞跑路,让老太太能好好休息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这会儿,唐青语从老太太处出来,琢磨下面去哪儿溜达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家是不能回的,昨天爹才说了不让她管凌轩的事,她又猜到她爹今天会去见凌轩,这会儿回去岂不是太没眼色了?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正想着,唐青语听到又有人从无妄阁里走出来。她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便转回目光,而后一怔,猛地又转了过去,盯着那个黑衣少年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,黑衣少年也往唐青语的方向看了过来,也是一愣,随即便是恼火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见那不远处站着的女孩还招了招手,黑衣少年愈发恼怒,也顾不上身边还有人,大喊一声:“贼丫头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尺语自然也看见了唐青语,听黑衣少年这么叫她,怔了怔,问道:“段小公子认得我妹妹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俊俏的脸上浮现出挣扎的神色,是一种想承认又不想承认的纠结心理,让唐尺语觉得更加好奇了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晃悠悠地走过来,笑着跟唐尺语打招呼:“大哥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尺语点点头,道:“妹妹回来了,我昨日忙着,还没顾上回去看你,你倒是先过来了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笑了一下,而后转向段小公子,笑眯眯地说道:“段小公子?好久不见啊!不知段小公子脸上的伤好了没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听了这句话,段小公子俏脸绯红一片,嚷道:“贼丫头!我那时是让着你,你不要太得意,真以为我打不过你啊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连着叫了唐青语两句“贼丫头”,唐尺语心里不悦,说话倒还客气,道:“段小公子认得我妹妹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脸色忽蓝忽绿,跟调色盘似的变个不停,没回答他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笑着道:“大哥你别问了,这是我跟段小公子的缘分。段小公子,是不是呀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这明显带有挑衅意味的语气也成功激怒了年纪不大的段小公子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只见段小公子原地跳了脚,大声道:“贼……你!我们现在再打一场,一决高下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笑道:“这么自信?看来段小公子这两年进益匪浅,那我可真得好好讨教讨教了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话听到这里,再听不出点什么来,唐尺语就白跟着唐靖书这些年了。他深知自家妹妹的性格,也对段小公子的脾性了解几分,懒得管这两个人,便道:“既然妹妹和段小公子是旧识,不如接下来由妹妹陪着段小公子在门中游览一番,也一尽地主之谊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看他一眼,皮笑肉不笑地道:“大哥这是把段小公子交给我了?不是爹让你陪他的吗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尺语一笑,道:“叔父今日有要事,不能来无妄阁理事,我自然要帮叔父一二。你既有空,也有缘,便算是替大哥分忧吧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说完,也不等两个小的同意,拱手行了一礼便走回无妄阁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冲他背影做了个鬼脸,再扭过头来时,段小公子正瞪着她呢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她一笑,道:“怎么?还要跟我打?”她指指段小公子身后的随从,道,“当这么多人的面,你要是再输了,可就没有半分排面了,你要想清楚哦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红了脸,梗着脖子嚷道:“不比你怎么知道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其实这句话说出来,就已经是露怯了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他身后的随从想笑,又忍住了,只看那个极漂亮的姑娘怎么回答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笑个不停,道:“你还真要跟我再打一场啊?那么小一点事,你至于记到现在么?”她伸手拉住段小公子往外走,边走边笑道,“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,第一回不说了,第二回见着就是有缘,我请你去喝酒,算给你陪个不是,我们重新认识认识,交个朋友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不情愿地被她拖着走,道:“你要去哪儿喝酒?我明日就要回去了,不能去太远的地方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笑道:“去我一个朋友那,他家有的是好酒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一行人拉扯着,嘴里还不停放着炮,打打闹闹地到了唐满家里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离老远就喊了几声:“唐满,唐溢,我带朋友来啦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嘴硬地争辩道:“谁是你朋友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笑着看他一眼,也不多说,拉了人就往屋里走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满从药房里探个脑袋出来:“让唐溢招呼!我忙着呢,等一会儿啊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笑道:“有酒就行,别的没所谓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满切了一声,把头缩了回去,过一会儿,捧着两坛子酒出来了,笑着说道:“你是真把我家当酒坊了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笑嘻嘻地拍了拍酒坛子,说道:“把你当朋友才来喝你的酒呢!不然谁乐意给你试药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满对她嗤之以鼻,倒是对段小公子一行拱手行礼,道:“倒没想到段小公子竟是青语的朋友,失敬失敬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入唐门时便是唐满接待的,也算认识,回礼道:“唐满兄太客气了,我也是才知道她是唐门千金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满点点头,也不多问,道:“我这里简陋些,但胜在没有长辈,说话喝酒都自在些,而且我这里有上等的药酒,包你喝了就忘不掉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笑道:“那我今日就借光,来尝尝你的好酒了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他吩咐了随从去另一个小院里吃饭,便跟着唐青语走进唐满家中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溢听见几人在外面说话,已在屋子里摆下几个酒盏斟满,笑着问道:“今天要不要不醉不归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笑道:“今天不行,段小公子明天一早要走,醉了就不好了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溢笑道:“那就浅尝辄止。段小公子,请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喝了一杯药酒,俊俏的脸瞬间就染上了绯色,明明被呛到了,却还是笑着道:“好烈的酒!我是第一回知道,药酒的酒力竟然也能这么高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也喝了一杯,咂咂嘴,笑道:“他们兄弟两个都是调酒狂人,什么稀奇古怪的味道都调出来过。这酒叫“醉生”,是他们拿来招待客人的。要是换了其他的,你就不一定会怎么说了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溢笑道:“哪里有你说的这么夸张?不过只是偶然失败,一共没几回,还回回被你撞见,这让人去哪里说理去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大笑道:“真的是偶然吗?那这种偶然的概率会不会有点高啊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溢轻轻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,道:“当着客人的面,你说话要有分寸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和段小公子都哈哈大笑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几人本就是江湖人,年纪又相差不大,有酒为引,很快便聊得开心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说起最近遇到的事,唐青语叹道:“别提了,都是孽缘啊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好奇道:“孽缘?谁敢招惹你?不长眼睛啊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斜睇他一眼,道:“你要不是客人,这会儿已经被我放倒了。我对于污蔑我的人可是很凶残的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撇撇嘴,道:“怕你啊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溢也咧了咧嘴,笑道:“青儿,要贤淑一点,注意形象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翻个白眼,道:“我的事现在不好说,但我知道根源在哪儿。等事了了,我非得去把楚慎之打成猪头不可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一脸不相信:“你就吹牛吧!人家是鼎剑阁的阁主,你去打他?做梦呢啊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一脸鄙夷:“你不知道鼎剑阁主喜欢我好多年的吗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被酒呛到:“喜欢你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得意道:“当然!我们也算青梅竹马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脸上的表情可谓生无可恋了,如果有人能在现场给他翻译,大概意思就是说楚慎之得多想不开才会喜欢这位千金大小姐。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溢终于忍不住吐槽道:“你怎么不说抱着人家楚阁主的腿不松手,非让人娶你过门那事了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立刻道:“我就说,楚阁主品味还是很高的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被人揭了老底,悻悻然道:“那还不是太奶奶当时偏心。瑜儿一共没来几天,她总是说瑜儿的好,要不是跟瑜儿赌气,我会去抱人家大腿?我可是名门媛女!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道:“说起老太太,我昨日来时给老太太请安,觉得老太太身子骨大不如前。你们可有什么法子给老太太调理调理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就看唐溢,道:“我刚回来,不清楚这些,唐溢你说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溢摇摇头,道:“老太太年岁大了,须得静养,她的事掌门一向不喜我们过多打听,我也不清楚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段小公子摸了摸有点胡茬的下巴,道:“不应该吧?这两年我可是听说,唐门和我们家换了好多珍贵药材,不止和我们一家交换,还有花大价钱收的。要不是为了老太太,下这么大的功夫,是又研制什么新的药吗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溢想了一会儿,道:“一品堂研制药毒都有固定的渠道,就算有些珍奇需要交换或者采买,也应该不会太多,我是没听到一品堂那边有什么特别的动静。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  唐青语眨巴眨巴眼睛,道:“怎么听着有点奇怪呢?”?@-!=更多精@彩章节|,+尽在纵#横中|文网。$&!*=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(快捷键:回车) 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 

发表评论

 
 
12